他写的歌曾经唱红了数名歌手,如今毫无准备“救场”《歌手》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29 00:28

“李泉是谁?”

前段时间大家都在为Gai退赛《歌手》的消息扼腕叹息时,也同样对这位名字陌生的补位歌手产生了好奇。

其实早在《我是歌手》第一季的总决赛上,李泉就曾以帮唱嘉宾的身份协助杨宗纬,当时两人合作的就是《我要我们在一起》。

我要我们在一起李泉;杨宗纬 -我是歌手第一季总决赛" /channel/w/音乐圈">音乐圈,李泉是一个不温不火的名字,大部分人对他的了解仅限于那几首耳熟能详的歌曲。以至于昨晚的表演过后,很多不了解他的观众质疑“他是不是只有这一首歌能拿得出手”。

而他真正在音乐上的造诣,远不止于此。

稍微熟悉李泉的人都知道,他有个称号是“琴键上的王子”。

李泉曾经是中国千千万万个“少年琴童”之一,他4岁开始学钢琴,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,拿到钢琴系和作曲系双学位,并留校任教。

这本是一条很正统的古典音乐之路,但李泉就是想做点不一样的事情。

他爱上了摇滚音乐,唱机里放的全是Sting、Queen等等这些欧美的爵士、摇滚和流行音乐。正是如此多元化的音乐作品,才开启了李泉对未来的幻想。

1993年,还在读大学二年级的他与魔岩唱片的张培仁签约,当时魔岩有一个“中国海”计划,签约对象是上海的何训田、丁薇、李泉。

那会儿的李泉留着长发、器宇轩昂梦想成为像Sting、Queen那样的巨星,把“所有人都爱自己”视作理所当然。

然而1995年,魔岩突然从大陆“战略性撤退”,没有留下任何交代便不辞而别。留下了“何勇疯了,窦唯成仙了,张楚死了”的江湖传说,还留下了一个茫然的李泉。

之后李泉就一边当着老师,一边做着自己的小众音乐。

李泉的创作才能,似乎总以一种“反潮流的姿态出现在华语乐坛”。

《我要我们在一起》、《走钢索的人》、《流浪狗》、《下雨天》等代表作为他带来一个又一个的音乐奖项,而作为制作人和创作人,他捧红了不少在音乐上谋求突破的华语歌手,如范晓萱、林宥嘉。

2005年,推出专辑《划火柴的女孩》之后,李泉突然觉得写歌、唱歌对他来说不再是快乐的。他停了下来,不做歌手,纯粹地去做制作人,开唱片公司,办音乐学校。

他继续用着人生前三十几年的积累,梳理着自己的人生和理想。“泉音堂”成立的第一年,他几乎赔光了自己做音乐时攒下的所有积蓄。

2012年,在李泉放弃做歌手的第七年,他决定回来了,做一张没有任何商业考量的唱片:《天才与尘埃》。他不否认过去的自己,却又近乎决绝地和那个“他”告别。

到了巡演,台下坐的都是朋友,台北、北京、上海三场演唱会,虽然演出没有挣到一分钱,但他感到了久违的松弛。

“终于明白我不是天才,也不是尘埃。”

2014年的夏天,他发布了新专辑《再见忧伤》。他想通了,希望自己能活得“自然一点”。他在微博里写:“所有的不自然都无法通往自由,就像所有的不宽容都无法通往爱。”

开始重新做自己的音乐后,他主动参加了很多现在流行的电视节目,于是我们便陆续在《我是歌手》、《我为歌狂》以及《梦想星搭档》中看到李泉的身影。

即便就像现在这样,对他了解的人还是少之又少。但49岁的李泉早已过了对“不红”耿耿于怀的年纪。

他说“一个艺人也好,一个艺术家也好,他应该把自己最诚恳、最经过磨练的东西拿出来,而不是像商人那样去斤斤计较别人的掌声。”

在唱片行业摸爬滚打二十年,李泉用一贯优雅和低调的姿态做着自己喜欢的音乐。

“歌手”这个称呼已经不能够形容他,他更像一个活在山中的隐士,一切的外界的理解或不理解,都不能影响音乐本身,不能动摇自己的修行。

李泉是自由的,李泉的音乐是自由的,这种自由通向最高的远方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